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
 
查看: 190|回复: 0

北京共享单车维修带火新兴老职业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昨天 19:10
  • 签到天数: 734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发表于 2017-4-11 10:11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位于朝阳区东风乡附近的一处ofo车辆维修点近期“火”了。一条数百米的路段旁,堆满了待修的ofo共享单车,高度约2米多,远远看上去像是一座黄黑色的“小山”。在待修单车堆里,修车师傅一辆辆地检修损毁的共享单车。近期刚来这个修车点工作的聂师傅称,这份工作是“一个新兴的老职业”。

    探访

    待修单车堆放数百米

    昨日,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东风乡的ofo共享单车维修处。靠近路口的一处空地上堆满了待修的单车,沿着路再向南走,经过几辆停放的汽车后,可以看到更长的损毁共享单车堆成了“小山”。

    在这条长约1公里左右的马路旁,差不多有300米被损毁的共享单车覆盖,一辆辆黄黑色单车堆积成山、高约两米,延伸到一处小河沟边。修车师傅估算,这条路上差不多有近万辆待修的ofo共享单车。

    而这条“单车路”又被分为四段,形成三处小空地,每处小空地差不多聚集有七八名穿着荧光背心的修车师傅,加起来有20名左右。

    尽管坏了的单车已经堆成“小山”,还是不断有车辆被送来。下午3时许,几辆三轮车又载着一批损坏的共享单车来到这处修车点,司机将车开到路南端时看了一眼,“这放不下了都太高了,再放就掉下来了”,随后只能向北找了一处还能放得下的地方将车卸下。卸车后,司机把已经修好的车抬到三轮车上。据介绍,这批被修好的车将要重新投放到青年路朝阳大悦城附近,“那个地方需求比较多”。

    司机介绍,像这样负责运输损坏车辆的工作,通常是两人搭班,每天差不多要来回十几趟,每辆三轮车可以装十辆左右的单车,“一天也能找个百八十辆坏车”。

    除了三轮车,还有厢式货车会把损坏的单车拉来,这种货车可以装一百辆车左右。司机刘师傅告诉记者,自己平时主要在三里屯和国贸附近寻找坏车,干了一个月左右,现在基本上可以做到扫一眼便能看出来车的好坏。他说:“坏车基本上就几种:一是没牌了;二是车胎没气了;再就是卸零件。”此外,车牌被刮、轮胎损坏和零件被拆也是修车师傅们口中常提到的几种损坏类型。

    修车点对面的一家面馆老板介绍,大约从去年11月起,便开始陆续有损坏的共享单车被送来此处维修,此前,这条路主要供附近一些居民停车用。老板对北青报记者称,最初单车只堆在道路北侧靠近路口的位置,当时只需要四五名修车师傅,但情况在今年年后发生了变化。“差不多有一个月左右,单车越堆越多,‘队伍’一直往南延伸。”与此同时,对修车师傅的需求日益增大,“这两天都在招人,在出去装坏车的三轮车上会贴着招聘广告”。

    人物

    修车工:这是一个新兴的老职业

    聂师傅自称看到招聘广告才来修车的。

    三年前,孩子成家立业后,聂师傅也从南方老家来到北京,主要在家中照顾孙子日常生活,近期才加入修车师傅大军。

    修车师傅每天早上九点上班,晚上六点下班,中间有一个小时的午休,由于住址四散,师傅们常常选择在维修点简单吃点午饭充饥。聂师傅也不例外,中午常常凑合,到晚上下班回家才能吃点热乎饭菜。

    此前,聂师傅已经有近三十年的修车经验,在老家也开过修车铺,“我十几岁就开始修车了,那时候是鼎盛时期,以前骑自行车的人多生意也好,后来在2005年左右,骑单车的人少了,都改骑电动车了,修车的人也少了很多。”后来,聂师傅“转行”从事过其他工作,直到此次来到北京,才重新拾回老本行。谈到共享单车维修师,聂师傅认为这是一个“新兴的老职业”。

    拿到一辆受损单车,通常要检查车身。聂师傅介绍,车牌、轮胎、链条是重点区域,“尤其是车牌被刮最常见”。对着一辆号牌尾数被涂掉的车,聂师傅要先猜出最后一位数以便打开车锁密码,才能更换一块新的车牌。“没有车牌就打不开锁,然后车被送来,我们修完再送出去。虽说换牌简单,但是也浪费人力、物力。”除了换牌,车锁和轮胎被损坏基本都要重新更换。

    单车堆积的路段路面都覆盖着薄土,修车工具和单车碰撞连带着尘土飞起,而四月的北京又漫天飘舞杨柳絮,暴露在这样的空气中,师傅们不戴口罩和手套,至少花费十分钟才能修好一辆车。一天下来,每个师傅差不多能修三十辆车左右。

    面对堆积的上万损毁单车,聂师傅戏称“不睡觉也修不过来”。尽管很多人曾指出,ofo因为“质量不好”才容易损坏,但聂师傅并不认同:“这车如果自己骑,比较爱惜的话,骑上五六年也不成问题,真希望大家能像爱护自己的自行车一样爱护它们。”

    而对此前网上曾传言共享单车的修车师傅有“六险一金”,聂师傅只能无奈笑笑:“哪有那么多,而且我刚来这边工作,工资怎么发还不知道。”

    在这个修车点,师傅们每周工作六天,在难得的休息日,聂师傅通常会陪伴孩子度过,“休息的时候会出去玩,河北、天津都去,或者就在公园里面,陪陪孩子就挺高兴的了。”对于以后,聂师傅认为,只要自己干得动,就先做这个。“我们从小就在农村,干这个也不觉得累,就先干着也是有点事做。”

    内存

    多地共享单车维修点“堆积成山”

    据一家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发布的《2016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6年中国共享单车整体市场份额中,ofo以51.2%的市场占有率,位居行业第一。其中,城市覆盖数是第二名的3倍,单车投放量是第二名的1.6倍。

    单车投放量增多的同时,国内其他地区也出现过维修点堆积数百甚至上千共享单车的情况。

    据当地媒体报道,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一处露天停车场内,ofo共享单车设立了一个长约100米的集中维修停车点,里面停放着近千辆不同程度受损的共享单车。

    在安徽省合肥市某高校内,也有一处小黄车集中维修点。据媒体报道,这处维修点置身于校园西侧一栋教学楼旁,位置相当不起眼,不过这里却停靠着数百辆受损的小黄车。从外观上看,大多数小黄车都是车锁、坐垫等部分受损。

    4月1日,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ofo损毁率过高,他十分担心ofo共享单车目前的损毁问题。对于损坏的单车,ofo官方微博曾表示,在遇到小黄车车胎没气、车牌损坏等问题束手无策时,可以直接在ofo共享单车的APP中进行举报,系统会自动推送给附近的运维师傅前往解决。
    生活圈制作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